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诚台】拜见岳父大人!(3)

*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依旧是误会很大

2.大胆山贼拿命来

3.【拜见岳父大人?】
明台最近有点烦。
这两天他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被关在书房里抄书,去哪儿都有人跟着,连上茅房都不放过。
“阿诚哥……”明台托着下巴,脸上和手上都沾了不少的墨汁,也不嫌脏整个人都蹭到了明诚身边,“别抄啦!”
明诚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回头去继续写,“我的小祖宗!我这可是在偷偷帮你抄……你能消停会吗?”
“阿诚哥你看着我!你仔细看看我的脸!我的脸上写着什么!”明台指着自己的脸。
明诚实在被缠得没辙,只好转过头,明台皱着眉头嘟着嘴,一双眼睛水盈盈的,却是可爱的紧,明诚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尖,调笑道,“写着什么,欲求不满?”
明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拍掉了明诚作恶的手,“写着生无可恋!!再这样下去我绝对会被憋死的!!啊!!”
明诚蹙眉无奈道,“要不是你还火上浇油编了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父亲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这下可好,这可真是难以收场了…
“那有什么难的!别担心阿诚哥!爹爹说了,叫我带你来靖王府坐坐,那你就来呗!”明台挑着眉毛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明诚感觉右眼跳得厉害。

梅长苏最近有点烦。
要说明台的性格倒是和他小时候很像,只是当上江左盟盟主之后便收敛了不少,但就在一张嘴能把人噎死这点上来说真的是一模一样,萧景琰的怒火和担心梅长苏很清楚,不过与萧景琰不同的是,梅长苏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很是好奇。
明台打小就鬼主意多,这么多年除了明诚也没见他特别粘着谁,更别说是外府认识什么人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明台这孩子这么上心,铁了心都要跟他在一起。
知子莫若父,身为明台的爹,梅长苏自然是看出了明台眼底的坚决,只是萧景琰也是个固执的主,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少因为萧景琰的执拗而吵过架,最关键的是,萧景琰不知道是因为太生气了还是怎么样,这些天晚上像是把气用在了别的地方,直把他折腾得腰酸腿软,这样下去可不成。
还是要找明诚先问问。

萧景琰最近不是有点烦,是非常烦。
列战英每天都眼巴巴地盼着他家殿下赶紧早点回府,萧景琰的低气压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列战英只能寄希望于苏先生身上。
萧景琰其实也有在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反应太过激烈了,只是一想到自家儿子被一个粗俗之人压在身下,心里无论如何都愤怒不已。
明台还只有半个月这么大的时候,总是白天呼呼睡个不停,一到晚上就开始哭,可把萧景琰和梅长苏折腾的,虽然交给静妃或是奶娘带都可以,但明台是他们第一个孩子,总是想尽可能带在身边。
每当明台胖乎乎的小手抓着萧景琰的手指头就往嘴里塞,梅长苏总会笑说定是他手上有静妃娘娘做的糕点的味道,那小小的孩子顿时乐了起来,一双眼睛笑得弯如月牙儿,嘴里咿咿呀呀不知在说些什么,口水流了萧景琰一手,萧景琰也只好无奈地笑笑,却是温柔溢满了整个心间。
那一年细数城中折的柳,万花纷飞,尽数散得一地落瑶,树下三人影子却成一个圈。
萧景琰体会到了初为人父之心,也更加坚定要保护好这个家的决心。
但若明台真的那么喜欢那个人……
萧景琰一路纠结着,不知觉就走到了明台屋前,却看见迎面走来的梅长苏,两人互看了一眼,彼此却是心照不宣。
萧景琰顿时就有些释然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一家人,也许是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明诚最近有点烦。
虽然他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替明台收拾烂摊子背黑锅,但是显然这次的问题很棘手。
明诚看着他眼前那一身的貂毛皮裘有些不知所措,还有这胡子哪里来的?
“你这是要做什么……”
“阿诚哥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嗯…山贼头子装。”
“呃…明台,其实真的不用…”
“我已经想好了!阿诚哥!等会你就这样穿!然后我们先这样…再这样…再这样!我的计划完美吗!”
明诚感觉心有点累。
“阿诚哥你别动!伤疤会画歪的……阿诚哥你到时候声音要粗旷点,'老子乃是琅琊山大当家的!'啊哈哈哈哈哈哈!”明台像是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窝在明诚怀里乐得直抖。
明诚无奈地摇了摇头,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放纵明台为所欲为了,他伸手捏了捏明台的脸,“闭嘴,不许笑。”
明台不以为意,“阿诚哥你在我面前向来是虚张声势的。”
“小王爷,你可千万别自作聪明…”明诚吻了吻明台的嘴角,将怀里大笑的人抱紧了些,明台歪了歪脑袋,贴着明诚的大腿蹭了蹭,眼里满是挑衅的意味,撩人心弦,“是不是自作聪明你不要试试吗?阿诚哥。”
明诚挑了挑眉,声音低沉而缓慢,却是动听至极,“明台,刺激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明诚自觉自制力是极好的,他从小感情就不太外露,初来靖王府的时候更是谨言慎行,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却不曾想竟成为了小王爷的伴读,还被萧景琰收为义子,他从不知心口一旦出现些许松动之后,带来的竟是排山倒海般的后果,明台一句阿诚哥和被咬了半块的棠梨糕就让他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
原以为他此生都会将这份感情深藏,能呆在明台身边远远地望着便已足够,却不知那是篱外芭蕉听雨歇,两情两愿心相悦。

萧景琰推进门的那一瞬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不然他怎么似乎看见一个满脸胡子披着皮毛斗篷的男人正把明台压在桌子上,一只手还伸在明台的里衣里,而明台正慌乱地望着他,衣衫凌乱,双颊泛红。
八目相对,四脸懵逼。


tbc

4.你叫谁父亲

评论(49)

热度(318)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6666666666666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