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凯歌】40号公路(上)

*先提前祝凯凯生日快乐
*大概和绿色没啥关系2333吉普车绿色的可以吗hh
*凯歌蜜月旅行,圈地自萌,请勿打扰蒸主

这不是胡歌第一次提起公路旅行。
那时候胡歌正懒洋洋地窝在王凯身上,明明是一米八几的个子,王凯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能让自己蜷缩成一团钻进王凯怀里的。
胡歌的身高一直是个谜。
但胡歌本身对于王凯来说也许就是一个谜,一个他从未解开过的谜,一个他想用一辈子去解开的谜。
胡歌身上还带着激情未退去的潮红,要是以前王凯怎么也无法想象会和一个男人乐此不疲地享受水乳交融的感觉,他也不会觉得带着满身大汗的男人有什么好让他性奋的,但胡歌的出现和他本身就带着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一口气闯入了王凯的生活。
胡歌说第一次见王凯觉得他气场很强,王凯听了盒盒盒盒地笑,但他觉得真正强的其实是胡歌。
他的每一个眼神都有莫名的吸引力,命犯桃花,眼里含情。
只是那时王凯不知道究竟这情是对所有人都这样,还是只对他一人。小心翼翼的试探,暧昧的潜行,忽远忽近的距离,王凯终究还是没忍住,藏藏掖掖从来不是他的作风,因为胡歌他已经做过太多不像自己的事情了。
这一确定,就是七年。
在一起的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日子就像流逝于指缝间的沙漏,滴滴答答就溜走了。
这七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他们的好朋友都纷纷结婚了,有的孩子都已经来到他们腰间这么高了;又比如他们互相嘲笑对方的发际线,却会在看见对方鬓角间生出的白发而眼眶微红;又比方说无数个相隔千里的夜晚,一开始总会听见哈哈哈盒盒盒的笑声,但只要说一句我想你,便能迅速将那些笑声按下暂停键;又比方说偶尔相拥的晚上,激情过后的温存是互相为对方点上一根烟。
“凯哥,戒了吧。对身体不好。”胡歌曾经有一次这么和他说过。
王凯有些疑惑,不知道胡歌为什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你怎么不先戒了?”
黑暗中的零星一点火光,像坠入无限夜空的星辰,隐约勾勒出胡歌侧面的轮廓。那人的桃花眼总是很勾人的,尤其是稍微闪着一点水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王凯的时候,王凯的思绪就很容易罢工。
“我戒,你也得戒。”胡歌伸过手把王凯的烟抽走,和自己手里的烟一起摁在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因为掐了烟头的光源,两人还没适应突然陷入的黑暗,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那就戒了吧。”黑暗中的王凯淡定地回道。
胡歌像是被王凯的话惊讶了一下,随后放弃般小声嘟哝着,“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不需要。”王凯搂紧了一点胡歌,那让胡歌有种错觉,他们就像是在冰封雪地千尺的两只动物,只能靠着对方的体温取暖,“你想做什么我都同意。”
尽管从确定交往之后,胡歌对于王凯一本正经的情话明明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抵抗力,但还是阻止不了突然涌上的心跳和疼痛。
王凯对他几乎到了纵容的地步。
-我的话应该是…尽量都满足他。王凯那个采访胡歌是看了的,其实他偷偷看过王凯很多相关的东西,为此他还偷偷注册过小号,混在'靖王妃'里面当个安静的小迷弟。王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个句子就莫名地停顿了一下,胡歌觉得自己脸大概是红了,一边懊恼着王凯隔着屏幕还喜欢撩,一边却是甜蜜不已。
“…说什么都同意呢……那我要是和你分手你也同意?”
“同意啊。”
“王凯!!”胡歌恨不得一口咬上王凯的下巴,听见对方一贯盒盒盒盒的魔性笑,一口气却憋在胸口闷的突突地疼。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歌歌。如果有天你真烦我了,不用你开口我也会走…嘶!”
胡歌这次是真的咬了,下口还挺狠,一口小白牙在黑暗中看起来森森的,“走你大爷的!”
“不走不走…别生气,歌歌。”
“…吸烟有害健康。”胡歌吸了吸鼻子,听起来有些哽咽。
“嗯。”
“吸烟者肺癌发病率是不吸烟的好几倍……我想活得久一点,健健康康的,这样就能陪你…多一点时间呜…"胡歌剩下的话被王凯吞进了嘴里。王凯知道,胡歌最近在做一些公益宣传,而就在前几天他们身边有人查出了肺癌晚期。

不知不觉中,北京的雪融化了的第七个年头,第八年也即将到来。

两人倒是彻底pass了七年之痒这么一说,因为他们总共一年加在一起的日子用手指也数的过来,七年也不过就是乘以七。
在头几年里的确是像所有小情侣那样,尤其还是他们这种不能公开的地下恋情,好的时候能上天,坏的时候就像世界都要毁灭了。比如说袁弘就是受害者之一,周围的人都得小心看着这两祖宗,指不定谁突然发疯然后就给娱乐圈炸开个洞了呢……
大抵就是人总是会有沉淀的过程,凡事都要经历一番,感情也一样。他们逐渐不再对于躲躲藏藏异地分离而感到焦躁,也不再对要表面装不熟而感到厌烦,而是贯彻了他们爱情的理念,爱是陪你细水长流,这一流倒是生出了点老夫老妻的味道。
几年前,他们买了一辆有点酷炫的吉普。
想要凑一次两人都空的时间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公路旅行。
胡歌喜欢旅行,其实王凯也是,他们私下里都是放纵又享受自由的人。
只可惜,吉普买了,说公路旅行了,但是两个人却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这一耽搁就是好几年。
没想到几个月前,胡歌趴在王凯身上突然又提起了这件事。激情过后的胡歌软得就和无脊椎动物一样,摊在那里连手都懒得抬,“唔…凯哥…下个月我们就去公路旅行吧……”胡歌说得含糊,眼皮也一耷一耷的,好像这些话都是他的梦呓。
“你没通告了啊?”王凯有些好笑地看他摇摇头,迷迷糊糊强挺着不睡过去的样子。
“我推掉了……我记得你下个月说要休息…”
“你倒是消息灵通。”王凯捏着胡歌的耳垂玩,胡歌皱着眉头往被窝里缩进去,“你想去哪里?66号公路,冰原之路,澳洲…”
“我们就去阿根廷40号公路吧……”
“阿根廷?”
“嗯,阿根廷……够远。关机。”
王凯忍不住乐了,他已经完全能想象两个气急败坏的经纪人抓狂的画面了。
“还以为这些年你已经不疯了,小少爷。”
“反正有你在…回来你兜着…阿诚哥…”胡歌终究还是迷糊地睡了过去。

【与你一起走过的,是世界上最长的路】

飞机划过天空,留下一串串云际,这是一场只属于他们的旅行。
漫长的空中飞行,分不清白昼或是长夜,他们像一对最为平常的情侣戴着耳机看了几部电影,玩了几个游戏,困了就握着彼此的手睡着,然后又醒来。
布宜诺斯艾利斯。世界上名字最长的城市,其全称为:圣迪西玛特立尼达德圣玛丽亚港布宜诺斯艾利斯。(注1)
王凯下飞机的时候脚还有些发软,胡歌也没好到哪里去,龇牙咧嘴歪着脖子说睡觉睡得都要昏迷了。
王凯伸手捏了捏他的脖子,眨了眨眼睛笑道,“等到了酒店我给你按摩按摩。”
胡歌突然就红了脸,活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心里暗自腹诽,按摩你大爷!哪一次你说帮我按摩最后不是把我压在床上这样那样的!
热情洋溢的西班牙美女,被炭火烧滋滋作响的烤肉,烤得壳都酥了的阿根廷红虾,恩帕纳达斯饼配一杯马黛茶或是冰酒。
不知道为什么,胡歌恍惚就想起了几年前王凯参加《跨界歌王》的那次,他很早之前就觉得王凯的眼睛太过深情,很难让人移开目光,他曾经多少次含着泪望过他,那个时候他是他的萧景琰,他是他的阿诚哥,但却都不是他的王凯。
胡歌忍不住就捏紧了手机。
一颗心就要跳出喉咙。
他唱的每一个词都像一把刀割开他的心脏,又像是红线,把破碎的时光全部都拾起来,一一缝回来。
眼泪顺着那光线滴落在脸颊,也狠狠地砸进了胡歌的心里。
一次就好。
他是那么希望,他能够有一次的放纵,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将他有的全部都给这个男人,只为了不再看见他脸上悲伤难过的神情。
最后他在微博上转发了伯爵的广告。
爱这个字让我难以下笔 因为爱是一回事 爱这个词又是另一回事 只有灵魂才知道两者在何处相遇 何时相遇 又如何相遇 但灵魂又该怎么开口解释#爱是陪你绽放#(注2)
他不知道王凯是不是看得见,他只知道自己不发点什么就要疯掉。
“看什么呢?”
“凯哥,你嘴角边沾了烤肉酱。”
“啊?”王凯呆呆的发出了一个音,胡歌只是弯了眼睛,凑了上去,“我帮你舔掉。”
燃烧在心口是化不去的温度,王凯把胡歌推进电梯的时候,胡歌发出了抱怨般的哼哼,似乎在说这么急干嘛,王凯只想揪了他的屁股打,让你撩。
唇舌交战正激烈的时候突然电梯就叮地开了,急急忙忙分开,进来的人似乎吓了一跳,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才按了数字。
胡歌忍不住就噗嗤地笑出了声,王凯也憋不住乐了。
他们忘记按电梯楼层了。
王凯捏了捏胡歌的手背,酥酥麻麻而上的电流从手掌相触间一直流至心脏。


tbc

注1,传说在1370年一场强劲的风暴过后,Bonayre山下的海滩上一群渔夫发现了一尊木质的少女玛丽亚雕像,后来据罗马天主教令存放在女修道院,该像多次奇迹般出现在祭坛上;天主教修士在献身于三位一体后又拜the Virgin of Bonaira,水手多次从危难中获救归功于其神力。大约百年后,加泰罗尼亚人列奥纳多·格力爱博,在横渡科西嘉岛时遇船难,因抢救一尊Virgin of Bonaira而获救,其认为是神人相助,后来也加入了彼得·门多萨的美洲远征,因此据称其说服门多萨用之命名布宜诺斯艾利斯。
注2,引用句

评论(17)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