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三生缘之梅妃有喜(十)

(九)疑云
(十)困惑
亥时三刻,此时的金陵城中除了偶尔远处传来几声低低的犬吠之外,街道上空无一人。
王二麻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摸索着提了锣就出了门。他是金陵城中的更夫,今日便是轮到他负责打三更直到天亮。
说到这王二麻,平日里也是胆子特别大的人,做他们这一行奇奇怪怪的传闻听得比看得还多,他自己也常常吹牛说半夜打更的时候看见过不干净的东西,还说见过黑白无常索命之类的,街坊四邻也都知道他爱吹牛,听过就笑笑。
但总归讲得多了,有时候他自己心里其实也发毛,这不,这金陵城中最阴森的地方除了东口那条老街,还有这里。
兰园。
兰园以前是出了名的戏园,那在当时也是红极一时,尤其是戏园里那个青衣小生,虽是男子但那身段叫一个美呀,因此常常会有达官贵人为了看他一眼而争相来这兰园。后面不知怎么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那些戏班子的人据说全死在了里面,再后来有人说兰园闹鬼,经常半夜听见里面传来唱戏的声音,一来而去这宅子也就荒废了,周围的人也不敢靠近。
王二麻心里打鼓,镇定了一下,便咣咣咣地敲起了锣,“当——当!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当——”还没等他敲出下一声来突然一个什么东西从兰园半开着的门里嗖地一下冲了出来,吓得王二麻当场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锣也随之发出刺耳的咣啷一声。
“我呸!妈的,死畜生,吓死老子了!”王二麻一边骂一边吐了口唾沫,原来那是条狗。刚要爬起来,却看见那狗嘴里正叼着一只什么。等到王二麻借着月光看清楚之后彻底被吓得魂飞了大半,那狗嘴里叼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只人手。
“救…救命!!!杀人啦!!!啊啊啊啊啊啊!!!”

而此时的梅长苏正裹着貂毛披风和黎纲列战英等人一起蹲在草丛里。
“……黎大哥,你被虫子咬了吗?”列战英压低了声音忍不住开口询问。黎纲右看看梅长苏闭着眼睛,完全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左看看列战英竟然也纹丝不动,心里顿时感觉有苦难言,“蹲这么久你腿都不酸吗?”
“喔,这个啊……习惯了,我跟殿下以前去打仗的时候也常常要像这样潜伏在草丛里侦查……不过真的很意外苏先生竟然也能蹲这么久……”话音还未落下,突然一个黑影闪而过,梅长苏随即睁开了眼睛,“……黎纲,鬼谷子曰'环转因化,莫之所为,退为尤仪。'你明白其中的意思吗?”梅长苏慢悠悠地从草堆里站起来,抖了抖披风,他起身的位置赫然是一块石头,黎纲内心一阵哇凉。
宗主……你有石头坐也不和我说一声!
“走吧,猎物已经来了。”
列战英听闻立刻心里一紧,入夜后他们便按照梅长苏的布置,各自藏在草丛里,守株待兔,届时来个瓮中捉鳖。
当时列战英也很疑惑为什么梅长苏这么肯定凶手今晚会来,梅长苏只是淡淡一笑,“如果你是凶手,当你得知我可能在现场发现了什么证据,而今晚是唯一消除证据的机会,你肯定也会想方设法来吧……况且,之前的都是我的推理猜测,只凭一张卓文君的词并不能证明什么。”
梅长苏低垂了眼眸,嘴角边的笑意却让列战英莫名打了个寒颤,“过了今晚,不管司马雷究竟是谁的人,我都会叫他付出点代价来。”
青丝绕的事,嫁祸太子的事,杀人的事,挑起争端的事……这些事都有着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联系,恐怕这背后并不止是针对萧景琰一个人的……还有他在琅琊阁镜中所看到的……梅长苏捏紧了一些袖口,心中泛起了一丝肃杀之意,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景琰。

而事实证明,来的人正是司马雷。
列战英等人前脚刚将他拿住,后脚萧景琰就带着蔺晨飞流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殿下?你怎么来了?”众人都有些惊讶,萧景琰的视线却紧紧地盯着梅长苏一刻未离开,似乎在确认了梅长苏无事之后,才终是松了口气。
梅长苏被萧景琰直白不讳的视线看得脸颊有些发烫,忍不住瞪了一眼旁边笑得有些玩味的蔺晨,飞流则直接奔到了梅长苏的身边,“苏哥哥!”
“飞流……”梅长苏伸手摸了摸少年毛茸茸的脑袋,“你们怎么来了?”
“想见苏哥哥!”飞流笑得眉眼弯弯,又想到了什么冲着蔺晨的方向吐了吐舌头,“笨!动作慢!”
“噗。”梅长苏似乎听懂了飞流的抱怨,捂着袖口笑了起来。
“好啊!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有了你苏哥哥就把我丢一边了是吧!给我过来!”蔺晨一边撸着袖管一边佯装要去抓飞流,飞流直接躲在了梅长苏的身后,“苏哥哥!救我!”
“哎哟,蔺公子,飞流,你们别闹了,这还在办案呢!!”黎纲已经一脸头疼得捂住了额角。
“殿下,他们是谁呀?江左盟的人吗?感觉苏先生好像和他们很熟稔……”
萧景琰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看着,胸口却感觉被什么刺中了一样,端得生疼。原来这人也是会这般笑着的……
将司马雷处置关押好了之后,萧景琰才将纸条递给了梅长苏。
“因为担心苏先生会有危险……是本宫鲁莽了。”
梅长苏盯着那张纸条似乎陷入了沉思,手指也不禁捻动着衣角,原以为第二波应是誉王的人,但现在仔细想来也有蹊跷,如果是誉王的人他为什么要传这样的纸条给萧景琰,如果是誉王的人在得知了梅长苏掌握的证据指向的都是司马雷,照理来说也不会阻止他抓司马雷……
萧景琰的注意力却全都在梅长苏捻动衣角的指尖,他记得林殊在陷入沉思的时候也会做一模一样的小动作,可能他自己本人都不曾发觉,但萧景琰却比任何人都了解。
“苏先生在想事情的时候也会手指间无意搓着什么吗?”
梅长苏猛地松开了指尖,垂了垂眼,有些含糊其辞地说道,“这个是…苏某以前就有的习惯……”
二人一时相对无言。半晌,萧景琰才开口打破了沉默,梅长苏以为他会问案子相关的事情,没想到萧景琰却是问了完全不相干的事,“…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梅长苏这才意识到萧景琰口中的他们说的是蔺晨和飞流。
“殿下很在意吗?”这句话问得很有梅长苏一贯的态度,凡是触及到过去他不想说的话题,他总能想方设法模糊其词或是反问回去。
在意吗?说不在意是骗人的,但如果说在意,萧景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在意什么,是在意他原来从不知晓梅长苏的过去,还是在意梅长苏在自己身边从不会轻易露出这样的笑容……
心中的这份焦灼似乎就快要把他燃烧殆尽,萧景琰咬了咬牙,直直地望了回去,“那么苏先生呢?为什么对我这般好?三番两次维护我,甚至不在乎有名无实……”
梅长苏淡淡地开口,“因为我仰慕殿下,想要当上太子妃,这样江左盟在江湖上也会更有势力,所以对太子殿下好也没什么不对……”
萧景琰却在那张看似平淡的眼底读出了深深的悲伤,那一刻他好像才第一次想要认真地看清梅长苏这个人,“如果我说……我在意呢?”
梅长苏几乎下一秒就读懂了萧景琰的意思。双唇微微颤动的同时,却捂住袖口猛地咳嗽起来。这一咳便是一发不可收拾,好似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身体也不住地颤抖起来,萧景琰一个箭步上前将梅长苏揽住。
“苏先生……苏先生你没事吧?”
萧景琰的声音在耳边变得模糊,但唯有扶着梅长苏肩膀的那双手却像是要烧起来。
三生石三世缘,一因一果渡轮回。
他是何其幸运,能再次回到他身边,他又是何其不幸,他却注定要留下他一人,黄泉彼岸终不得见。
“很难受吗?要叫太医来吗?”萧景琰皱着眉头,一脸焦急,梅长苏看着那张脸不知道为什么就模糊了眼眶。

“小殊,很难受吗?要叫太医来吗?”
“……不用。景琰,你别动,就这样让我靠一会。”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会回到这里。
“……不用。殿下,就这样让我靠一会吧。”

tbc

评论(28)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