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靖苏】出柜

*关键词【谢玉】【衣柜】
*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边写边笑,为什么我会抽到这个…醉了!


谢玉不是有意要躲进衣柜的。
说起来这事也怪不得他。
兰园枯井藏尸一案震惊京城,此事关系重大,梅长苏看样子明显倒向了誉王一边,拉拢失败,暗中除掉梅长苏迫在眉睫。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这般顺利,梅长苏身边高手如云,三番两次无果之后,谢玉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谢玉想着,如若卓鼎风一人不行,那么加上他,来个调虎离山之计,把梅长苏身边的人引开,虽说是有些冒险,但也是个法子。
但如果他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躲进衣柜里的。
潜入苏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整个苏宅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静的似乎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看样子他们是都睡熟了,连一直守在梅长苏身边的那个小护卫也没见着踪影。
小心为上。
谢玉穿着一身黑衣,朝卓鼎丰风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分头行动。其实城内鲜有人知谢玉会武功这一事,虽然他身为宁国侯,却很少亲自动手,即使这几年少于练武,但他的武功也并不低于卓鼎风。
苏宅的房间并不算太多,梅长苏的房间也不难找,谢玉很快就找到了,他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猫着腰摸了进去。
一株暗香的梅置于白色的瓷瓶里,在清冷的月色下反着淡淡的光,好一个天黑风高杀人夜,再适合不过送梅长苏上西天了。
谢玉盯着那被窝拱起的一角,袖口内藏着锋利的短刀已经拔出了鞘。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一刀捅下去,就看见梅长苏翻了一个身,突然像诈尸一样直挺挺地从床上坐起,吓得谢玉差点把手里的刀丢出去。
但梅长苏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谢玉的存在,仿佛在他面前的是一团空气那样,光着脚慢悠悠地下了床。
这夜视力也是差到家了!
谢玉再次握紧了手里的刀,小心翼翼地靠近梅长苏身后,就是现在了!!
梅长苏突然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朝着空无一人的书柜低声喊道,“参见殿下!”
谢玉划在空中的刀只来得及擦过梅长苏的衣角。他眼睁睁地看着梅长苏跪在那里对着空气行了一个标准的叩拜礼,然后就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谢玉皱着眉头接近了梅长苏,均匀的呼吸声让后知后觉才意识到,梅、长、苏在梦游!早年他的确知道有些人会有这种习惯,但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放下心来的谢玉重新举起了手中的刀。
叮铃,叮铃。
清脆的铃声在一片寂静之中听起来特别响亮,谢玉不知道这铃声是从哪里传来的,但那扰人的铃音似乎很有毅力地响个不停,再这样下去梅长苏都该醒了!
果然谢玉刚刚心里腹诽完,梅长苏就已经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谢玉一个闪身,蹲下身藏在了书柜旁边凹进去的一个死角中。
梅长苏似乎很茫然地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又听见叮铃叮铃的声音,急忙伸手将柜门推了开来。
咚!!一个闷闷的声音从柜门边传了出来,梅长苏有点疑惑地看了一眼那个角落,还没习惯黑暗的双眼微微眯着。奇怪,是卡住了吗?
再试着推了一下,啪地书柜门应声而开。
萧景琰正一手拿着烛台,一手护着火苗不被吹灭,站在里面望着梅长苏。
在触及到梅长苏单薄的里衣,散落在肩膀上的秀发,暴露在空气中光着的脚踝,还有黑漆漆的房间,萧景琰不禁皱起了眉头。
“先生怎的不点灯?”
梅长苏这才清醒过来,方才完全是听见了书柜里面传来了铃声便下意识地开了门,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他怎么会这样出现在了萧景琰面前。
“来的急……没有点灯。”梅长苏难得微红了脸。
萧景琰再一看他的样子,的确带着几分凌乱和窘迫,将手上的烛台置于桌上,伸手轻轻拂过梅长苏散落在肩前的头发,撩至耳后,“虽说已过了初春,苏先生体虚,下床还是要多穿一些以免着凉。”
萧景琰无一不透露着温柔和宠溺的语气,让梅长苏这下连耳朵根都泛着淡淡的粉色,“多谢殿下关心……啊!”
梅长苏的惊呼声让躲在衣柜里的谢玉差点撞到脑门。扶着自己红肿的膝盖,他现在特别想骂人。
本来被梅长苏这么一撞他差点就被发现了,好在梅长苏一来没点灯,萧景琰也只点了根蜡烛,房间昏暗根本看不清楚,二来他看见了床边的这个衣柜,虽然不大但正好可以躲下一个人。
正当谢玉还在惊讶着为什么萧景琰会出现在这里,以及书柜里居然有个暗道时,梅长苏的声音把他的思绪唤了回来。
借着那一点烛火,谢玉透过柜门的缝隙看见萧景琰一把抱起了梅长苏,梅长苏急急忙忙搂住对方的脖子才稳住没有掉下去,萧景琰却已经大步地抱着梅长苏去了床上。
“你看你,脚都冻凉了。”萧景琰完全没注意到梅长苏害羞的表情,只是自顾自地将梅长苏的脚护在手心里轻揉。
“殿下……”梅长苏似要抽回脚,却被萧景琰抓得更牢了一些,手心里肌肤相触的部位让梅长苏感觉有无数的小火苗从脚底窜起,酥酥麻麻的侵蚀入骨,“殿下别这样……苏某不冷了……”
何止不冷,现在快变成燥热了。
“还叫我殿下么……现在只有我和你,长苏莫不是忘记了我的名字?”萧景琰刻意压低的尾音听上去让人心痒难耐。
“……景琰。”
紧接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谢玉还想看的更清楚一些时,突然哧地一声,烛火灭了。
只听得黑暗之中萧景琰的轻笑,“先生刚刚是又梦游了吧?”
“唔……我不清楚。”
“是因为我不在的关系么?”
“唔、嗯嗯……萧景琰!你、呜……”
“长苏……”
“景琰、嗯……轻些……”
谢玉在柜子里握紧了刀柄,脸色忽红忽白忽青,好不精彩。真是小瞧了你啊,靖王。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那么,问题来了。
谢玉到底什么时辰才能出柜呢?


end


----------------------

招募一起助攻靖苏事业伟大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助攻群号:578364151~记得回答问题才能审核加入喔w

评论(43)

热度(317)

  1. _(:з」∠)_薄荷chiaki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