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

只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漫威:冬盾/锤盾、贱虫、SPN:SD、kingsman:HE、琅琊榜:靖苏、伪装者:诚台、rps:凯歌

【凯歌】我们的约定日

*我要飞升了!吃个小甜饼!(希望不会被lo和谐

最先开始规定约定日是他们在某一天突然争吵了。
其实现在想想那完全称不上什么大事,但那一天他们就是吵得不可开交。
胡歌抱怨王凯穿错了他的内裤开始,他们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旧账就被翻了出来。
一点一点累积起琐碎的小事,最终压垮了他们紧绷着最后的一根弦,然后嘣地一声就崩断了,还带着点浓浓琼瑶剧的味道,一个人大声责备着另一个人,无理取闹也该有个限度,另一个人则愤怒的反驳,你才无理取闹,我哪里无理取闹明明是你先无理取闹!就算我无理取闹也是你先无理取闹的!
明家rap果然名不虚传。
两个人吵着吵着,胡歌生气的卷走了床上所有的被子,王凯就把胡歌的枕头给抽走了,接着两个人上升成了抢被子争枕头的追逐战。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气喘呼呼地瞪着对方凌乱的头发,还是王凯率先绷不住笑出了声,胡歌坚持了不到一秒也跟着莫名其妙的大笑了起来,所以他常听人说王凯的笑声有毒,这是真的。
他和王凯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如果非要用什么词来描绘这场爱恋,这大概是他走过最短暂却又最漫长最美丽却也最艰难的路。
因为经历过才懂得珍惜,但他们也只是凡人,需要发泄需要理解需要被认可,也会疲惫厌倦和劳累。
王凯的手指轻轻地抚摩着胡歌的耳朵,皮肤间若游丝般的触碰带来瘙痒的感觉,胡歌笑着想要躲开却被王凯按住了。
“歌歌……我、”喉咙间滚过的情感激得他嗓子又痒又痛,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
“苏先生与我如同一人”这是萧景琰和梅长苏,那胡歌和王凯呢?
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对着同一件事物有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思考方式,不一样的回应,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人生轨迹。
可是他现在却妄图想要把那些都抹去,让他们彻彻底底变成一个人。
王凯闭上了眼睛,但在下一刻胡歌吻住了他,不是很用力地那种,只是嘴唇与嘴唇之间单纯的贴着,他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胡歌有时候吻着吻着会突然睁开眼睛,然后他总是看见王凯睁着一双大大的鹿眼湿润又无辜的盯着他。
“为什么不闭上眼睛?”他不认为王凯是个接吻会走神的人。
“因为我想要把这一幕深深地刻在脑海里。”王凯是这么回答他的,这一记直球打得胡歌眼眶都红了,有点好笑又有点心酸,真是傻得可爱。
胡歌吻着王凯的唇纹,吻着他的鼻尖,吻着他的睫毛,吻着他的眼角,尽管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条路很难,但他们依旧选择了彼此,他不想就这样简单的放弃。
论固执梅长苏并不会输给萧景琰。
“凯哥,为了防止争吵我们规定一个约定日吧。”
星期一是亲吻日。
然后星期二多了牵手日。
再然后有了星期三的爱抚日。
紧接着星期四变成了鼓励日。
最后星期五是拥抱日。
为了不让自己被繁琐的日常生活所困住,为了小心翼翼地维持经营呵护这段感情,他们约定了从周一到周五,一整个星期不管身在哪里,隔着屏幕手机也可以完成的恋人约定日。
星期一对方发了一个小视频,胡歌说王凯凑近了嘟起的嘴像只吹泡泡的金鱼,王凯一本正经地说这张嘴不仅仅会吹泡泡,还会干别的,胡老板懂得。
懂你妹,老司机!
星期二胡歌发了一堆牵手的表情包给王凯,王凯憋着嘴巴,歌歌你这给我看别人秀恩爱干嘛,胡歌眨了眨眼睛,你可以把我们的头p上去。
星期三王凯牙痒痒地看着胡歌在视频里爱抚着他家的几只猫咪,小家伙们窝在他怀里脚边撒娇卖萌,咪咪地叫着。
星期四王凯突然发了微博,广告一如既往的正能量,尽管是这样还是让评论底下迷妹们嚎叫,凯凯你好棒!加油!永远支持你!我们爱你!
2017年的这个星期五晚上,他们要在全国人民面前合唱一首歌曲。
胡歌在后台紧张地手心都在冒汗,那个时候斩钉截铁的说第三次合作是在未来所有的日子里,但是这一年几乎都对外零交集的互动,突然一上来就是一个大招,会不会有点太刺激了……
就在那时王凯突然靠了过来,微微颤抖着的手心,从指尖传来的温度让胡歌狂跳着的心渐渐的安静下来,胡歌微微笑着打趣,“凯哥,今天不是星期二。”
王凯望着胡歌,那双眼睛里承载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了,只是互相看着一眼,他就像是一叶迷失在海面的扁舟摇摇晃晃地被海浪拍打着撞向陆地,在胡歌惊愕的前一秒里王凯飞快地吻了一下他。
“我知道,但我想要这么做。”
不管是不是约定日,只要你在身边的一秒钟,我都无时无刻不想要这样做。这是王凯未说出口的话,胡歌觉得王凯这绝对是严重犯规的行为。
胡歌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王凯的手背,在那一刻周围的声音好像都消失了,只有他们两个呼吸交错着的声音,“加油。”
近的如同耳语般交换着的鼓励,既是作为搭档的默契也是作为恋人的默契。
王凯大概有些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下台了的,场下的互动他们并没有彩排过,唱完歌就大脑持续呈现空白的王凯真的只是下意识地回答了胡歌的问题,“我最想看你的节目……”
真挚诚恳又期待的语气让胡歌差点就接不下去话了,最后他还是机智的圆了回来,但这段恐怕已经在网上传疯了吧,胡歌咬着嘴唇微红了脸颊。
临近离开的两个人站在自家团队的两边,隔着四五个人,胡歌用着无声的口型冲着王凯喊着,星期五。
王凯立刻笑得和朵花一样,天知道他今天笑得实在太厉害了,全程和喝了假酒一样,粉丝一定看出他很嗨了,但是管他呢!
他穿越过人群,像是穿越过了千山万水来到他的身边,只为了这个堂堂正正亦或是参杂着私心的拥抱等待了太久,胡歌抱住了王凯,王凯也抱住了他。
他记得他们上一次这样紧紧的在所有人面前的拥抱,那个时候他唤他“明台”,叫他站稳了别晃,现在这一次他唤他“胡歌”,不是梅长苏也不是明台,而是胡歌。
在看不见的地方,王凯的嘴唇擦过他的耳朵,比低音还要令人迷醉的是他快要跳出嗓子的心跳,“星期六,我家。”

胡歌刚进门的时候,连头发丝都是冰的,冬夜的寒风吹得他鼻尖通红,但进门不到几分钟,他就没有再感觉到寒冷了。
他呼出的是热气,他的脑袋像是发了高烧,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头发丝上的汗水顺着发尾滴落在了床单上。
被热情驱使下的情欲如同解禁的野兽,吞没着胡歌所有的感官,从门外一路磕磕绊绊,散落下的围巾,差点打了死结,王凯大手一伸就将胡歌从那些毛绒绒的衣物里面拯救了出来,然后他们接吻,一刻不停地交缠在一起,好像离开了对方嘴唇的一秒,他们就会死掉。
跌进床上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世界便陷落了。
王凯的手指熟练地操作着,他像是在标记着自己领地的狮子,占有欲十足的侵占着只属于他的地方,辗转按压着,直到对方紧绷着的身体逐渐发软,甚至主动迎合着他。
眼前零星的亮光变成了一大片的白光,像炸裂开来的烟花,又像是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冲刷着他的身体。
王凯的律动时而温柔缱绻,时而激烈澎湃,体内持续不断的高温蒸腾着,火热的内里也仿佛就那样要一点一点融化,偏凉的液体浇灌进深处,抽搐着达到临界点,胡歌整个人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甚至有点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哪里,指尖忍不住就刺进了对方后背上的皮肤里,王凯发出嘶地抽气声。
“小祖宗,下手可轻点。”王凯捏了捏胡歌的脸,胡歌红着眼眶打掉了对方的手,他的脸上全都是湿乎乎的不知道汗水还是泪水,“你活该!”
当然如果他的声音能没那么软绵绵的,眼睛能没这么湿漉漉的,看起来可能更有点威慑力。
“是是是……”王凯微笑着抓过胡歌在他后背“作恶”的手啄了一下,“但是不能怪我,谁叫你总是露出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胡歌挪了挪身体,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了,“出去……”胡歌推了推王凯,只可惜王凯还是一动不动的压在他上面。
“我没力气了……”王凯躺在他身上装死。
“你……流氓!”稍微挪动一下,酸软的感觉就从底部传来,更别提那些咕叽咕叽发出水声在体内某种残留下的东西。
王凯吻了吻对方全红了的耳朵,酒足饭饱的大狮子心情愉快,“双休日是总结日,我只是做个总结而已。”
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好像在说“我总结的好吗?快表扬我”,好傻。
胡歌没注意到的是,他自己也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新年快乐……凯哥。”
“新年快乐,歌歌。”
“新年许了什么愿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
“真的?”
“那当然,我们如同一人,不是吗?”
尽管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有着两具身体,两种呼吸的频率,两种心跳的声音,但他们都是如此怀揣着满满的爱意,互相扶持着彼此,摸索着踏出同一步,这样的话一定会彻底从我和你变成我们吧。
那么,现在时间还早。
“再来一次?”
胡歌这次没能来得及再回点什么,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不可自控的沉沦中。

end

*和原原说的一样,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里准备吃下这口糖,但真的看到的时候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从2015年到2017年。
两年也许真的不算太长,但是内心真的很有感触,认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一起吃饭一起玩一起讨论着凯歌诚台靖苏,真的……很好!凯凯歌歌很好!大家都很好!除了很好说不出别的形容词了😭新的一年不说伤感的话题!总之!一路凯歌!!

评论(41)

热度(306)